<var id="x2l7p"><rp id="x2l7p"></rp></var>
<i id="x2l7p"></i>

<i id="x2l7p"></i>
    <delect id="x2l7p"><option id="x2l7p"></option></delect>
      <object id="x2l7p"><option id="x2l7p"></option></object>

      <optgroup id="x2l7p"><del id="x2l7p"></del></optgroup>
      <thead id="x2l7p"></thead>
        <i id="x2l7p"></i><i id="x2l7p"></i>

        版主

        玉石

        文山詩海 與友同樂
        自定義日期:  從   到  最多1年
        【熱點熱評】丁石孫:一位北大校長辭世為何刷屏
        杭州日報 2019-10-14 21:52:00

            著名數學家、北京大學原校長丁石孫,因病于2019年10月1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
            丁校長辭世的消息,一時間在網絡上刷屏。北大1984級學子姚泉河以“醉落魄”之詞牌,寫了感人的《哭丁校長》:“無言哽噎,驚聞駕鶴心悲裂。未名湖上星光滅。博雅垂頭,也要與君別。秋風苦雨知時節,卅年音訊自今絕。笑容長留紅楓葉。淚濕衣襟,舉目望明月。” 
            丁石孫祖籍江蘇鎮江,出生于上海潤安里的石庫門。在2006年出版的《自述年譜》中,丁石孫先生一開始就說:“我1927年9月5日出生于上海西門路潤安里43號,取名丁永安。父親丁家承,比我大19歲。母親劉慧仙,比我大18歲。”現在90歲以上的人,才在“那個年代”受過高等教育。丁石孫1944年至1947年在上海大同大學學習,1948年至1950年在清華大學數學系學習;之后在清華大學數學系做了兩年助教,再后來轉到了北大數學力學系當教師。 
            之后一些“歷史性”遭遇,并不出人意外:1958年,丁石孫因同情右派,受嚴重警告處分。1960年,他在反右傾時成為“階級異己分子”,被開除黨籍。甄別平反后,“文革”又開始了,他作為牛鬼蛇神被關進黑幫大院,下放干校,“文革”后才獲得平反。(據2016年3月7日《中國新聞周刊》報道) 
            1980年,丁石孫當了北大數學系主任;這個“北大第一系”,聚集了諸多中國一流數學家,他做主任時,將數學系治理得全校首屈一指。 1982年末,他辭去系主任一職,去美國哈佛大學做訪問學者——當教授、做學問,還是他的最愛。 
            1983年他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訪學,北大師生卻推選他當校長。當時北大進行了一次民意測驗,請大家填寫校長人選,結果丁石孫成為得票數最多的人。一個連副校長都沒有做過的教授,最高只做到系主任,而且還辭職出國了,他什么官位都沒有,結果被推選為校長,這就是當年民主氛圍中的北大。丁石孫隨后返國,從1984年3月至1989年8月,擔任了5年北大校長。 
            如今人們為何特別懷念丁石孫校長?是因為在北大一百多年的校史上,丁石孫很好地傳承了“科學與民主”、“兼容并包,求同存異”的北大精神;而且他是一個“最不把自己當校長”的平民校長,非常曠達、平和,師生們想不喜歡他都難。 
            先生之風,山高水長。1998年北大百年校慶時,著名學者季羨林曾撰文表達感慨,說在北京大學的歷史上,有兩位校長值得記住,一位是被稱為“北大之父”的蔡元培,另一位就是丁石孫。 
            丁石孫熟知北大發展中的各種積弊,所以他力求改革革新。他在1986年提出了六點治校目標與方針: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從嚴治校;貫徹競爭原則;堅持雙百方針,活躍學術空氣;樹立綜合平衡與全局觀念;分層管理,堅決放權。這些如果都能做好了,那么至少在“術”的層面能夠讓北大獲得大的提升。 
            追求民主,追求科學,一百年來,這種精神已經融入中華民族的文化之中,為民族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也為百年北大贏得了歷史的聲譽。但是,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北大在一個較長的歷史時期進入了低谷,那個在2019年8月28日去世的聶元梓,都曾作為“文革”造反派領袖,把持過北大一個時期。撥亂反正之后,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北大不是“跟上”改革步伐的問題,而是需要“引領”改革。當年丁石孫的治校目標與方針,是改革的、務實的。 
            丁石孫曾說:“一個人,一個國家甚至一個民族,對待數學,重要的不是公式,不是定理,而是它的方法。”對待數學是這樣,面對治校亦如此。他認為自己的教育思想部分地體現了北大的精神與風格,那就是尊重人,尊重人的成長和自由發展。 
            大學,如何讓青春的靈魂自由地發展、蓬勃地生長?很清楚,需要用思想架橋鋪路,需要用思維天開圖畫,需要讓學習者不敷衍,需要讓研究者不空談,需要讓召喚者不蹉跎,需要讓主事者不麻木,需要讓剛烈者不放縱,需要讓脆弱者不沉淪,需要讓無力者有力,需要讓悲觀者前行,需要讓前行者持久,需要讓大家知道大家的共同心事,需要讓個體知道個體的努力方向…… 
            提出從嚴治校的丁石孫,想讓北大自由發展,希望能給學生營造寬松的成長環境,而從嚴治校與自由發展兩者是可以做到并行不悖的。比如當年丁石孫實行了“允許學生轉系”。一位當年的北大學子回憶說,在1984年的中國,他要爭取從計算機系轉到中文系的權利,其難度相當于在2000年的美國爭取同性結婚的權利;但萬萬沒想到,在大學二年級開學不久,北大宣布允許學生提出轉系申請。“一夜之間,不可能的事情居然就變成了現實。” 
            不過,卸任后在接受央視采訪時,丁石孫謙遜而坦蕩地說:“我是個失敗的校長,因為我心目中理想的、好的學校,不是這樣的,沒有達到。” 
            大象無形,大音希聲。“我最得意的一點就是,我當了多少年校長,學校里沒有人認為我是校長。”他說,“誰也不把我看成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這是我很大的成就。”這樣的“無我”,才是真正的人生大格局。 
            丁石孫骨子里是學者,是教授,而不是領導,不是官員。雖然當了校長,他卻堅持給學生上高等代數這門基礎課,除非不得已,從不耽誤課時。他當校長時,公開家里座機的電話號碼,有學生覺得食堂太難吃,結果直接打電話到他家里臭罵他一頓,讓他自己去食堂嘗嘗。他于是開始食堂改革,引進競爭機制,飯票在各食堂通用,有了競爭壓力,食堂質量立馬有了提高。《1971年北大各系各單位私人自行車登記表》中,丁石孫1971年騎的是一輛28的永久牌自行車,車牌號是0585795。做了校長之后,他還是騎一輛自行車在校園里跑來跑去,“誰都可以把我從自行車上拉下來,跟我發點牢騷,批評兩句”。 
            還有一個細節,特別體現他那種發自內心的親和力。1983年他還在美國訪學時,遇到前來做研究的北大法律系年輕講師袁明,因天色已晚,他就邀請袁明到他那個公寓住一晚。結果他把房間讓給袁明,而自己睡在客廳;第二天一早,他還專門上街給袁明買早點。 
            坦蕩和磊落,是一種越來越可貴、也越來越稀缺的品質。面對個人境遇,尤其是面對生死的大問題,更能看見一個優秀人物的品格。“20世紀中國科學口述史”之《有話可說——丁石孫訪談錄》(丁石孫口述,袁向東、郭金海訪問整理,湖南教育出版社2013年7月第1版),公開了丁石孫在1992年9月5日65歲生日那天寫的遺囑。只有真正坦蕩、磊落、曠達、沖淡的大家,才會作如是想,其中的要點是: 
            “我死后一切從簡,不要任何儀式,盡快送火葬場,一切請他們按常規處理,不要骨灰。我來自自然,我愿意再回到自然。……對世界來說,我的死是一件極小的事情,過去就過去了。” 
            “如果我有一段病重的時間,千萬不要為了延長生命給我和大家造成不必要的痛苦。” 
            “也許我死后還有一點現款,請把我的一份(根據法律)捐給北京大學數學系,如何使用由數學系決定。我對數學是有感情的。” 
            最后說的是:“請不要為我的死悲痛。我衷心希望你們生活愉快。” 
            這樣的遺囑,最質樸,也最偉岸。這讓人想起一句名言:“即使明天是世界末日,今天我也要種下一棵蘋果樹。” 
            無論是作為北大的教授,還是作為北大的校長,丁石孫所傳播的,是知識,更是思想和精神;而精神的感召力,更為持久,也更加入人心。如今大學很多,大學校長一屆屆一任任也很多,但能夠真正入人心、被人廣泛稱頌和銘記的似乎不多。“對世界來說,我的死是一件極小的事情”——丁石孫死了,他還活著,活在人心即永恒。

            丁石孫(1927年9月-2019年10月12日),男,漢族,江蘇鎮江人,民盟成員、中共黨員,1950年參加工作,清華大學數學系畢業,大學學歷,教授。丁石孫是著名的數學家、教育家和社會活動家,中國民主同盟的杰出領導人,第九屆、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中國民主同盟第七屆、八屆、九屆中央委員會主席,第九屆中央委員會名譽主席,曾任歐美同學會會長、北京大學校長。
            2019年10月12日,丁石孫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
        父親主動把兒子送進養老院,只因兒子太無趣!這都什么神操作?


        父母老了,
        子女把父母送進養老院并不稀奇,
        但是你見過兒子老了,
        父親主動把兒子送進養老院的嗎?
        這是什么神操作?



        2018年印度電影《102歲仍未老》中,
        就有這么讓人疑惑的一面。
        電影開端,
        只見102歲的父親達特利,
        正在打電話要送75歲的兒子巴布去養老院,
        理由竟然是:
        “老氣橫秋,無所事事,
        死氣沉沉的人對健康的危害超過煙草,
        要想獲得長壽,
        就必須遠離這樣的人。”



        102歲的父親達特利是個老頑童一般的人,
        永遠把“及時享樂”
        作為自己人生的第一要務,
        他一直精神矍鑠,
        對生活充滿了熱愛和激情,
        從不服老從不認輸,
        自我感覺良好,
        認為自己還“正當年”。



        穿鮮艷的衣服,
        四處結交朋友,
        平常跳跳舞,吹吹薩克斯,
        搖著紅酒杯欣賞星空,
        遇見陌生司機也能一見如故聊得熱絡,
        路上遇見小孩踢足球,
        他都能玩心大開,
        湊上前去踢一腳。



        他和兒子巴布各自有一臺冰箱,
        巴布的冰箱里全是蔬菜和水果,
        特別“營養健康”,
        而達特利的冰箱打開竟然全都是零食飲料,
        雖然為了健康著想,
        不能吃掉這些東西,
        但是每次打開都有巨大的滿足感。



        他還對外界充滿好奇心,
        計劃去世界上最高的郵局打卡,
        給大家寄明信片,
        生活在他眼里充滿了無窮無盡的樂趣,
        年輕人喜歡的他一個不落!



        與之截然相反的75歲兒子巴布,
        則是我們見多了的
        “惜命無趣”老人,
        洗澡時間不會超過14分鐘,
        因為會感冒。



        絕對不會住在外面,
        有人動了他的臥室窗簾都會一整夜睡不著,



        一條毯子用了60年,
        離開毯子就無法入睡,
        稍微身體有點不舒服,
        就會立即緊張兮兮地打電話給醫生看病。



        巴布心里,
        自己已經75歲了,
        要服老,要養生,
        因為稍有不注意,
        就會出現意外。



        巴布老了,
        但心更“老”,
        既害怕活,又害怕死。



        就這樣,
        一個叛逆老爸,
        一個佛系兒子,
        這對三觀不和,性格迥異的父子
        生活在一起很多年,
        某天父親達特利突然宣布自己的新目標,
        他要打破活了118歲3個月零28天的
        中國人王重北所創下的世界長壽記錄,
        要代替他登上吉尼斯。



        為了完成目標,
        他必須還得活16年,
        而和生活刻板,
        害怕改變的兒子生活在一起,
        會影響他的壽命,
        阻礙他實現目標,
        所以才有了電影開頭的一幕,
        他要把兒子送進養老院。



        兒子巴布瞬間懵了,
        害怕改變的他無法面對陌生的環境,
        為了能夠留在家里,
        他不得不接受父親達特利定下的五個任務。



        一: 給死去的妻子寫情書、
        二:斷絕和醫生的聯系、
        三:剪壞蓋了多年的毯子、
        四:用一天的時間去孟買旅游、
        五:讓一盆君子蘭在半個月內開花。

        巴布覺得這些任務全都是無稽之談,
        毫無意義,
        巴布不愿意寫情書質問道:
        “她死了啊!”
        達特利卻說:
        “但你還活著吧!”



        難道當伴侶去世,
        就帶走了一個人全部的心動
        和愛的能力嗎?
        你還記得你有多久沒有真正的愛一個人了嗎?



        讓巴布斷絕和醫生的聯系,
        只不過是想讓巴布不要
        整天活在小心翼翼的人生中,
        達特利還讓巴布去了兒時的游樂場,
        當巴布坐在游樂場里的“飛機”內時,
        巴布突然回憶起什么,
        嘴角漸漸露出笑容。



        童年,
        這個聽起來多么遙遠的詞,
        他有多久沒有提起過,
        童年時的天真,美好,
        被自己遺忘了太久太久。



        年老,
        到底是一個不斷遺失還是不斷積累的過程?
        沒人說得清,
        多少人忙著趕路,
        卻遺失了曾經的美好,
        你的初心還在嗎?



        達特利讓巴布在他蓋了65年的毯子
        上剪出三個鴨子形狀的洞,
        對毯子視若珍寶的巴布難以接受,
        卻不得不執行,
        過程很痛苦,
        但結局卻能幫助巴布走出沉迷過去的循環圈。



        人生不過就是斷舍離的過程,
        有舍才有得,
        固執地抓住過去不放,
        便騰不出位置給未來,
        敢于放手,
        才能握得更多。



        讓巴布養花是為了讓他培養新的愛好,
        有點事情做,
        達特利甚至故意“欺騙”巴布,
        告訴他只要對著君子蘭唱歌,
        就能讓它三天內開花,
        信以為真的巴布便真的開始對著花唱歌。

        結果幾天后意外發現花真的開了,
        以為奇跡發生的巴布驚喜得像個孩子,
        迫不及待地和別人分享這份喜悅,
        眼角眉梢都是久違的喜悅和驚奇。



        其實,
        這個“奇跡”是達特利趁巴布不注意,
        悄悄用已經開出花的君子蘭替換下來的,
        就為了讓巴布重新感受
        生命的神奇和生活無處不在的驚喜。



        就這樣,
        在父親連哄帶騙帶威脅下,
        巴布一點點改變,
        不再暮氣沉沉,
        不再謹小慎微,
        不再死氣沉沉,
        重新充滿活力和熱情,
        他像煥發新生一般,
        重新熱愛整個世界。

        詩人塞繆爾·厄爾曼在《青春》中:
        “青春不是年華,而是心境;
        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
        而是深沉的意志,
        恢宏的想象,炙熱的情感;
        青春是生命的深泉在涌流。”



        75歲又如何?
        永遠別拿太晚和太遲做借口,
        任何時候,
        生命都可以被重塑,
        都可以重來,
        生命的啟動鍵永遠掌握在自己手里,
        就看你有沒有敢于直面生活的勇氣。
        正如達特利說的:
        “我這輩子從沒有死過,
        記住,
        只要活著,就不能死去。”



        但是這并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巴布,
        因為巴布最大的心結還沒解開,
        那就是巴布的兒子,
        阿莫。



        巴布像所有老父親一樣,
        辛辛苦苦積攢了一輩子的錢,
        把兒子送到美國去讀書,
        結果兒子卻毫無感恩之心,
        在國外一待就是幾十年,
        多年來一直對巴布不聞不問。



        自從阿莫去美國,
        巴布的妻子便得了阿爾茲海默癥,
        即老年癡呆,
        妻子整日心心念念能等到兒子回來看她一眼,
        結果阿莫以各種理由拒絕回國,
        直到妻子忘記所有人,
        只記得阿莫一個,
        阿莫依然沒有回來看望過她。

        三十年后兒子終于回來了,
        卻不是良心發現回來盡孝,
        只是為了分財產。



        如果阿莫回來,
        那達特利之前所做的一切全都會白費,
        一切都將回到原點,
        巴布依然無法真正的改變,
        達特利重新給巴布派了一個新的任務,
        和阿莫斷絕關系,
        把這個白眼狼兒子趕出去。



        達特利坐在客廳一頁一頁的
        給巴布讀著阿莫這些年寄來的信件,
        信的內容全都是索要金錢和敷衍巴布的假話,
        達特利就是想讓巴布看清楚
        阿莫并不是真正地回心轉意,
        并不值得他再為其全力付出。



        一面是兒子,
        一面是父親,
        巴布陷入難以抉擇的困境中,
        甚至和父親達特利大吵了一架。
        達特利對巴布說:
        “要是兒子成長為一個混蛋,
        就忘掉他吧,
        只記得他的童年就好。”



        短短一句話,
        卻讓人沉思良久,
        多少父母,
        因為“血緣”這兩個字,
        就寧愿犧牲掉自己全部的人生,
        卻忘了,
        父母和子女本就是獨立的個體,
        父母一味地犧牲自我,
        一味地委屈自己,
        將人生的希望全都寄托在子女身上,
        本身就是一種對生命的辜負,
        愛人者必先自愛。
        錯了,
        就要有及時止損的勇氣。



        而這所有對巴布的“瘋狂改造”,
        是因為達特利之前
        被檢查出了腦瘤。



        達特利想用余生的幾個月,
        改變75歲兒子的刻板思想,
        趕走兒子內心積攢多年的陰霾,
        讓兒子能重新找回自我,
        能夠每一分每一秒都鮮活的存在過,
        所以才策劃了這一系列。



        而得知父親的苦心后,
        巴布終于幡然醒悟,
        在阿莫回來的那天,
        巴布趕到機場,
        當著所有人的面痛罵阿莫,
        之前都是阿莫用“請你理解我”來當借口搪塞巴布,
        這次,
        巴布終于能夠狠下心和阿莫斷絕關系。



        人生的幸福只掌握在自己手里,
        與年齡無關,
        與子女無關,
        幸福的關鍵就是始終保持對生活的熱情和好奇心。



        達特里離開的的那天,
        他告訴巴布,
        這個世界上,
        不是只有阿莫。
        人不管到了什么歲數,
        都要好好的活著。



        “年歲有加,并非垂老,
        情趣丟失,方墮暮年”。
        這個道理世上又有多少人能懂,
        在人人懼怕衰老的時代,
        多少人因為衰老而自我放棄,
        多少人在喪失掉生活熱愛的
        那一刻便已經死了,
        又有多少人又只是在假裝生活行尸走肉?

        余生該怎么過才能不辜負精彩,
        該如何斷舍離才能算活著?
        這是我們終身要學習的一堂課。



        卡耐基曾說過:
        你有信仰就年輕,疑惑就年老;
        有自信就年輕,畏懼就年老;
        有希望就年輕,絕望就年老;
        歲月使你皮膚起皺,
        但是失去了熱忱,
        就損傷了靈魂。
        只要對生活還保持著熱忱和追求,
        你就永遠還是一個發光發熱的少年,
        愿你出走半生,
        歸來仍是少年。
        查看更多 >
        2019欧美新伦理三级